唐太宗李世民称帝容易,当明君却很难,这一男一女为他操碎了心

称帝容易明君难,魏征先扬后抑谏太宗,文德皇后明褒暗刺喻太宗唐太宗励精图治,堪称圣君,把大唐治理成闻名于世的强国。到了晚年,他居功自傲,有点飘飘然起来,慢慢地就听不进去别人的意见了。丞相魏征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想着找机会进谏劝说。

这天,太宗召魏征于后花园对奕,二人下得十分痛快,闲谈之间,太宗说:“爱卿看我这人应怎么评价呢?魏征一听机会来了,忙说:“陛下英明盖世,只是近年有些小小的变化。”太宗忙问:此话怎讲?”魏征说:“陛下即位之初,欲治元某人以死罪,可有大臣孙伏伽进谏,说按律不该死罪,只该服役。陛下十分高兴,将价值百万的兰陵公主的花园转赐给孙伏伽。有人说赏得太厚了,陛下说即位以来,还没人向我进谏,这是第一人,所以特别厚赏。您这是从谏如流,英明盖世。”太宗笑眯眯听着,心中十分得意。

魏征继续说:“但是,最近却发生了变化。有皇甫德上疏,说陛下修造洛阳宫劳民伤财,收地租是盘剥百姓,妇女行侈靡之风,争梳高髻,是从宫中传出去的。陛下表面上不说什么,背后却恨恨地对我说:‘这个人,他要朕不役使一个人、国家不收一文钱、女人都没有头发才高兴呢!’当时我劝您:臣子上书,激烈直率,才能引起君上注意。因为要求激烈,所以有点近于诽谤。您虽听从了我的主意,赏了皇甫德些布帛,但心中老大不舒服。对照起刚即位的做法,陛下不觉得有了些变化吗?”

一句话,说得太宗恍然觉悟,忙说:“要不是您,我几乎误入歧途了。看来,一个人要知道自己,那可是太难了啊!”。

唐太宗为治理国家,听从臣谏,鼓励进谏,成了有名的纳谏如流的贤君。晚年沉醉在太平盛境中,有点听不进别人意见了,但是,他表面上还要摆出听从进谏的样子,以博取好名市,所以觉得十分别扭,只好到后宫去发泄诉说。

1 2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