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语之美,是夜空中那一片冰月丨美在中式生活

汉语之美,是夜空中那一片冰月。当它被古人创造之时起,它便命中注定要伴随着这个几千年的文明古国,创造中国人的美。

有这样一首诗:

[“静烟临碧树,残雪背晴楼。冷天侵极戍,寒月对行舟。”]

写一个戌边服役的丈夫,在冷天思念妻子。但我发现,这首诗还能倒着读,且更精妙。

[“舟行对月寒,戍极侵天冷。楼晴背雪残,树碧临烟静。”]

正着读是丈夫思念妻子,倒过来则是在小楼远眺的妻子,在雪化时思念丈夫。

这两种的思念都很克制含蓄。汉字的美就在于无论顺序和文字情感的表达,都可以展现它独特的美学。汉字的美,藏了太多人们想去说的话,也藏着中国人的气质。

汉字的端正

藏着中国人的中正

在特定记忆里的小时候,对于汉字,我们一直被教导着一撇一捺要写正,横竖也都要写直,汉字要写正,做人更要正。

从最初的田字格开始,在方正的小格里,老师总爱说在格子字一定要写正,我们便开始走上抄写汉字的路程。中国人喜欢说字如其人,所以大人和老师总爱说“写字就要端端正正地写,做人要堂堂正正地做。”

字为心声,美在气质。做人就要正直刚正,行路做事,善良却不屈服邪恶。少欲则静,多思心明;岁月亦老,字练端庄。

柳公权说:“用笔在心,心正则笔正。”正,是如君子高尚的品性。能把字写正的人,往往都很认真。因为写好一个字容易,但坚持写好每个字实在不容易。

键盘时代,已经很难再看见一个人,一笔一划,认认真真地写正楷字了。

在这快速的年代,这样的端正和认真有点稀缺,却令我很钦佩。

汉字的想象

1 2 3 下一页